(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台北18日電)長照系學生都會到機構實習,了解第一線工作。有學生分享,不排斥做照服員,但照服員社會位階低,且服務案家常有「你是花錢請來」的心態,也讓人卻步。

為培育台灣長照人才,部分大學、專科設立長照相關科系,培養學生專業技能,學生除了能在課堂上學到照護技巧,也有督導員、心理輔導、機構經營等課程,確立長照服務價值,也建構產業遠景。

學校也多會和有品質的機構建立實習合作關係,讓學生提早進入第一線服務場域,從實做中觀察產業動態、長者需求,也能了解自己是不是適合第一線工作。

進到第一線,學生除面對辛苦的勞務工作,也深刻了解到照服工作的價值沒被確認、常被社會污名、薪資福利差、甚至被服務案家視為「理所當然」、「花靜電機推薦錢請來的」。

台北護理健康大學長照系2年級學生侯(水靜)惠受訪時表示,五專畢業時就考取照服員執照,願意投入第一線工作,也到過日照中心、護理之家等實習。但比起需要很多照顧勞力活的護理之家,她傾向選擇多活動設計、花腦力的日照中心。

照服員的工作有其專業,不過,侯(水靜)惠表示,社會價值觀對照服員並不公平,常認為是把屎把尿的工作,且薪資福利不好,每班次做8到12小時,「很累,但薪水只有2萬多,又沒有提升制度」。

侯(水靜)惠也說,也曾聽過居服員分享,有些案家覺得「你就是我請來的」,還要做居家清潔工作,這種心態讓人受挫。

國北護長照系學生刁嬋則說,曾到居服單位實習,看到一些家庭關係很混亂的案家,如果可以透過專業幫助這些家庭,「覺得很慶幸,不是在一旁心酸難過,而是真的可以幫忙」。

「不排斥照服工作,但覺得期望不在那」,刁嬋表示,她有護理專業,畢業後第一優先是到醫院服務,不太會當照服員,因為在這麼多養成教育後,加上有護理執照,可以在其他職務發揮專長。

她也說,曾和其他居服員聊過,有些案家會覺得居服員是「請來的」,就好像是「請了一個台傭」,這是很多民眾錯誤的想法,導致第一線工作者也觀感不佳。

面對年輕人靜電機對照服工作的不安,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秘書長、衛福部長照小組委員滕西華受訪表示,目前很多居服員都是女性,除常奔波服務案家、工時長、交通往來有風險,也可能因被服務者體重重、失能狀況嚴重,產生照護方面的職業傷害,甚至被性騷擾等。

滕西華說,第一線工作也常會有照服員和服務案家爭執,多發生在雙方認知不同,如幫忙打掃是打掃服務對象的「房間」,還是整層樓?煮飯只煮給服務對象,還是煮給案主「全家」?都可能衍生糾紛。

她說,應該讓照服員回歸照顧工作本業,不要分心做餐、打掃,可考慮引進企業送餐、居家打掃,一來減輕照服員工作負擔,也確定服務價值,照服員不會被認為是「打雜的靜電油煙處理機」職務。1051218

BE6D6BF6F80281C0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陪我笑著失眠

t5cjrkj4b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